滨海国际娱乐城

深圳海上皇宫主人:建皇宫是为探索海洋

时间:2012年07月28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收藏此文 【字体:

深圳海上皇宫主人:建皇宫是为探索海洋

内部。记者轩慧 摄

深圳海上皇宫主人:建皇宫是为探索海洋

“海上皇宫”主人召集记者说明情况 自称“皇宫”绝不会被拆除

深圳海上皇宫主人:建皇宫是为探索海洋

暮色中的“海上皇宫”。

广州日报1月18日报道 漂浮在深圳最美的西部海域、占地面积逾7000平方米、内部装修极尽奢华、包含跑马场、游泳池、音乐屋等全套休闲设施……坐落在深圳南澳东山海域的“海上皇宫”近日被披露是违建。昨日,“海上皇宫”主人郭奎章约请多家媒体记者,登上“皇宫”一窥究竟。为何建成数年迟迟未申请办证?如何有序合理可持续地开发海洋资源?这也是郭奎章面对外界和媒体的炮轰质疑,其本人首次向媒体进行回应。

记者登“海上皇宫”

与当地合作开发

昨日下午,“海上皇宫”主人郭奎章约请多家媒体记者,登上漂浮在海上的移动宫殿。从东山码头乘快艇,5分钟的行程即可到达。从外面望去,整个“皇宫”像一片浮在海面上的小岛。登上皇宫走过一片花园便是“皇宫”的正中心,一个小型会客厅,从两侧的楼梯上去,便是两处主人房。客厅左侧有一处音乐屋,径直走过一段浮桥,是一处赏海景的室外会客区。此外,还有一处跑马场,里面有三匹俊马。

带记者走遍每一处后,郭奎章向记者表示:“你们看到了,我这里没有暗室,怎么会有人称为‘红楼’呢?”郭奎章表示费解。

记者留意到,整个建筑多用实木构建成,除花草字画外,多处还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古董收藏。郭奎章介绍,整个建筑约有7000平方米,共有4间客房,电缆、电视都由水下铺设管道,从岸上引来。“包括整个建筑的给排水,我们都从海水下面的管道连接到市政管道里,不会产生对海域的污染。”

与当地合作开发

对于媒体连日曝光,郭奎章表示“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,不怕被曝光”。郭奎章面对媒体表现得极为坦然,郭奎章表示:“吐你口水不理会就是雨水”,郭还表示“问啥都回答”。

“我们这个建筑,很多国外媒体都报道过,并说这是很神奇、有创意的事,之前没人想过要在海上建这么个房子,我这是对于海洋资源利用的新探索。”对于被披露为违建一事,郭奎章作回应称,最早于2003年开始建时,像周边小渔排一样,不需要任何手续即可开建,直到建成也没遇到什么阻力。

像这样的建筑能否抵御台风和海水的腐蚀,建设之初,这些问题也困扰着郭奎章,由于没有成功经验可以借鉴,所以他就一步步试验,一步步解决困难,最终才建成现在的样子。真正的阻力在于申报合法手续,“国家对海上休闲渔业如何办手续没有界定,不好批。”郭奎章表示,建成后,他就向包括省、市、区海洋渔业部门打报告申请办理“海上休闲旅游项目”。

当时,由于深圳市政府鼓励乡村开发“短平快”的旅游项目以提升当地村民生活水平,于是郭奎章与当地东渔村合作开发,由于该片海域属该村村属养殖区,于是他在2007年7月2日拿到“深圳市海上精英娱乐有限公司”的营业执照,在郭奎章提供的该执照复印件上,经营范围为休闲渔业(不含限制项目)。

郭奎章表示,根据其当时的设想,想建设10万平方米的大型项目,目前只是尝试和探索。2008年,台风“杜鹃”将一部分海上建筑击沉,后来他们改用软基渔排陈列在主体建筑外围用以减弱海浪的冲击力,经过改良,2009年数次台风考验过后,整体建筑安然无恙。

郭奎章表示,他们连续向省、市、区海洋部门打报告,想开发旅游资源,省海洋局、龙岗区渔政均表示赞同,2009年年初,省市相关部门还一齐到现场进行调研,调研得出的结论是此种模式很好,可以大胆探索。相关领导还同意办理海域许可证件,作为先行先试的未来海洋资源开发的有益尝试。深圳市海洋局在报告回复中表示欠缺几份资料,要求其尽快办理相关手续。

郭奎章承认,深圳市龙岗区海洋局曾经针对“海上皇宫”违法用海的问题召开过“深圳市龙岗区东山海上构筑物行政处罚听证会”,并对“海上皇宫”的所有单位——深圳市海上精英娱乐有限公司处以71.1万元行政处罚并责令其限期恢复海域原状,对此,郭解释称因为躲避台风,所以才转移海域,郭也表态会尽快办结此事。

不少团体来此考察

郭奎章表示,该整体渔排能承载5000吨的船体,目前的仅承载了约2000吨的重量,千人同时上来没问题。郭表示,该建筑目前已基本成熟,包括天津、海南等滨海城市的相关部门都曾到岛上进行考察,将来海上休闲旅游业必会成为旅游业的新增长点,对此,郭表示会动员当地渔民共同发展海上休闲旅游业,“如果当地渔民愿意做,我可以带他们做,如果他们自己不愿意做,那我10万平方米的项目上马,就可以带来2000~3000个就业岗位。”

郭奎章还表示,近年来,当地渔民靠打鱼、养殖水产品为生的局面已经在改变,很多人在尝试休闲旅游业,无论是帮助当地渔民还是带领当地渔民,他都愿意提供帮助,“这部分收入不算什么。”

对话郭奎章

《广州日报》:突然建成一个10万平方米的人工建筑,对该地的自然生态有无影响、对环境有无影响?

郭奎章:按我们现有模式,把生活污水纳入市政管道、垃圾定期清理到岸上比起小渔排来,污染不会太大,这样规范起来,几百年下去该片海域还会保持这样,但我们也会考虑请环境评估组织进行评估。

《广州日报》:如果政府要强制拆除你怎么办?

郭奎章:拆除是不可能的。当时建的时候没有规定说我违法,现在违法了那我按相关政策办理相关手续就是了。完全靠打鱼养殖为生的当地渔民生活很贫穷,如果发展海上休闲旅游业,能促进他们就业、提升他们生活水平,对于这样的新型尝试,为何非要界定为“违法”呢。非要回到那种原始自然生态,才是正确的吗?

《广州日报》:看到你博客里关于写到陶渊明的部分,有网友质疑你自比陶渊明?

郭奎章:我怎么比得上陶渊明呢,我比较欣赏他那种处事风格。

《广州日报》:如果有人在你建筑前面建一个更好的,挡住你的风景,你怎么看?

郭奎章:我没那么小气。

统筹/柯学东、刘畅

文/记者高靖、刘畅

图/记者轩慧

深论

·冬雪草·

距深圳市区50多公里的南澳东山湾海域上,一座占地数千平方米的东南亚风情的建筑漂浮在海面上,它被称作“海上皇宫”,是一位房地产企业老板修建的私人会所。目前,这座奢华会所涉嫌违章建筑,已被当地渔政部门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拆除。

笔者曾写评论认为,深圳“海上皇宫”,让财富品质失去“航标”。财富的获取首先要“取之有道”,这样的财富是“干净的”,有多少地产商的财富是“干净的”?如果再将财富,甚至是不利之财,用于自己的奢侈消费与豪华享受,则是富而不贵,富而不仁。没有优良财富品质的财富“一钱不值”。船只在海中航行都有航标,最怕失去航标。失去“航标”的财富同样是危险的,随时会被海风海浪吞噬掉。

常言道:“财大气粗”。时至今日,“海上皇宫”的主人还固执地认为“没人敢强制拆除,这样对资源是严重浪费”,还憧憬着未来——将成深圳市的一栋历史文化遗址,将成为深圳的重要文物。财富在海上航行,或者说,是漂泊,想要“迷途知返”有点难。是的,一旦“海上皇宫”被拆除,确实是一种浪费,财富的浪费,但是,当财富撞法律法规红线时,就面临着是“财大”,还是“法大”的问题,“浪费”财富,也不能“浪费”法律资源。

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拆除“海上皇宫”,是给财富树起“法治航标”。据悉,“海上皇宫”未办理海域使用权证,属违法用海。深圳市龙岗区海洋局于2008年1月批准立案,查实该公司非法占用海域面积1.58公顷。如果有钱人都去建“海上皇宫”,博大的海也会成为富裕者家庭的“游泳池”,“公海”便成了“私财”。财富的占有欲如果得不到遏制,就将改写“鲸饮未吞海”诗句。

财富有一个约定俗成的道德品质。有关人士认为,“财富品质”中最基本的一条是“做人”,比如有爱心、强烈的责任感、诚信可靠等。但是有的时候,光靠道德来制衡与倡导是不够的。“财富品质”需要法治来保驾护航,因为财富“生活”在法治社会里。众所周知,财富的获得不能违法,违法必究。同样,财富的使用也不能违法,法律不能给违法使用或挥霍财富以“宽容”,或者“让步”。

我们拭目以待法院对是否拆除“海上皇宫”的审判。进入司法程序,一切让法律说话,我们相信司法公正。无论结果如何,都是一次对财富品质法治化的“司法实践”,都是一次对财富品质的深刻反思,都是一次财富如何合理使用与增值的追寻与探索。

 

(本文来源:大洋网-广州日报 )
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广州郊区楼价出现松动 炒房客大逃亡?
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 以下是对 [深圳海上皇宫主人:建皇宫是为探索海洋] 的评论,总共:条评论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