滨海国际娱乐城

鱼宝的脱发历程--严重脱发史与抉择篇 - 植发论坛 - FaaYoo.com

时间:2014年06月02日信息来源:articlefrom 点击: 收藏此文 【字体:

本人网名鱼宝,湖北人,80年代后。
大概从24岁的时候,我离乡远到南方深圳打工,有一天在寝舍,我洗澡完后,走到镜子前,才发现,原来头顶前额竟然少了很多刘海,原来是脱发了。我惊讶,苦恼。
没想到这种事竟然在自己身上发生,即使有一段时间我以为这只是错觉,但洗澡后留在地上的头发,还是让我心酸不已。
于是我照镜子更勤了,更发觉周围人看我的眼光有一些异样。我迷惑,惶恐。我的家庭成员从爷爷到老爸叔伯,兄弟们,没有人得到这种怪病,不知道在哪里出现了问题。于是,我抽一个周末去了深圳宝安区医院皮肤科诊断,医生说是脂溢性脱发,只是说了一下生活中应该不要抽烟,熬夜什么的嘱咐,开了几个西药。我拿了药,满心欢喜,心想总算可以摆脱这可怕的噩耗了。
可是,事实总是不如人意,现状并没有朝希望的方向去发展。药,是按时吃完了,可头发的状况仍然令人堪忧,看不出来有任何起色。
于是,我开始了第一次梳头开始偏分,将头侧的头发去遮掩前额。
工作了一年半后,实在忍受不了白天黑夜的倒班,没日没夜的去工作。头发的情况越来越糟糕,不知道有谁可以解惑,谁可以医治好。于是,我辞掉了工作,回到家里,剃了个光头。家人也这才发现我的前额有一个弧形的脱落区。带了去了市里的中医院,开了十几副苦涩的药,也同时听信广告中的台词,用了霸王脱发水及外涂药。可事实是残酷的,药吃完了,外涂药也用光了(用后半瓶的时候,头会经常很痛,后来知道米诺地尔、非那雄胺,101,韩勇会想头疼,不敢用,毕竟是有副作用,也是治标不治本)。可“苦”过之后,“甘”并没有来。我依然懊恼不已。百般无计,只好先安顿好生计,拼命赚钱,以后再做打算。
2012年,脱发第三年。我在广东东莞上班。无意中浏览网站看到一家医院,自创独家秘方,第一个月头皮不再出油,第二个月头皮开始生长一些头发桩,第三个月头发回复正常!因为我对头发治疗的知识认识不够,也没有人可以引导方向。于是我去了深圳罗湖那家门诊,会诊的是一个主任医师,首先被安排去做了头发检测,就是拿几根头发放在显微镜下看了一会。医师说我的头发缺少了什么什么营养,出油比较多,毛孔堵塞。让我做了一个针灸治疗,活络全身堵塞的血液流通,然后开了一个单,由他的副手带我去收银台。结果一算,二千三百多元。把旁边的另一个病人也惊得一跳。我想,只要治好,我就舍得,一咬牙刷卡了。提回去一百小袋中药熬制的药水,加上一些西药。
药吃了一个月,我又坐了四个钟头的公汽和地铁,赶到医院拿了第二个疗程的药。总共花了四千五百多了。可是药再一次吃完的时候,我发现头皮并没有停止出油,而且也仍然没有长出新头发的迹象。我明白,我上当了。家人听说了以后,还狠狠地把我训斥了一顿,才二千多一个月的工资,让我就这样让人家骗走了四千多,半年的积蓄。说我一个大老爷们,治不好,就留光头算了,你不要再花这些冤枉钱了。要不回家来,家里弄到了一个偏方,据说也有人治好了,你可以试试。
大老爷们...25岁就算晚婚了,我都快奔三了。家里还总是催着找女朋友。可我这副样子,连照镜子的勇气都没有,连自己都说服不了,怎么能找着女朋友,除非人家是个瞎子,人家全家都是瞎子,不然谁会要这样的女婿?!...
我很是沮丧了一段时间,最怕下班,走到人来人往的街上,一对对情侣从我身边走过,心里,一阵阵失落,无奈。仍然会回想以前读书的时候,还会偶尔收到女孩们偷偷放在抽屉里的情书。想着想着,回到现实,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现实就是这么残酷,不管你能不能接受。我第一次感觉到活着挺累,真累,真想好好躺着,睡一觉,睡到天荒地老。
我又渐渐变得抑郁起来,工作的时候能不说话就懒得去说话了。渐渐的,以前喜欢调笑的90后女孩们,也开始觉得我冷漠起来,不再主动来找我说话,聊天了。我也更沉溺在自己画的“牢笼”中。
第一次,真正接触了“植发”这个治疗方法(尽管广告中时常看到,但过于夸张,反而没有多少会相信)的可行性,他们手术后的恢复情况,及手术行价和注意事项。并且也认识了国内一些先进治疗植发机构;如科发源(KFY),中美恒恩(ZMHE),雍禾(YH),北京高新植发(GX)等.
我感觉各机构都有各自的特点,例如KFY在全国各大城市几乎都设为分机构,也有不少成功案例(如双胞胎脱发植发修复)及良好名誉,同时也常在广州及其它地方开设展会.
YH的加密技术也是获得了不少发友的良好口碑,听说他们的院长严医生更是早期的名医,不少老发友的头发都出自他之手.
朱医师确实很忙,我留了现在的脱发现状及相关问题,朱大夫抽空给我仔细回了信息,手术后有望保持形象及医院现在举办的优惠活动,给了我决定北上一趟的希望和决定。说实话家里并不富裕(优惠活动和朱大夫的口碑都是为何选择它的原因),我准备拿着仅有的积蓄和向亲戚,朋友那里借来的钱凑成两万,6月份北上!
我的头顶脱发情况并不容乐观,面积比较大,大概五六级水平,照下来的时候我自己也吓了一跳,因为平时我都羞于去仔细看那块地方,总是极小心翼翼地去遮掩它,经常倒夜班、喷发胶。附上相关照片,请发友们一起见证奇迹,北京之行,朱大夫又如何修复了一个才二十多的青年破碎的梦,开始新的一段人生历程.一切还有待时间的验证...

(作者:author 编辑:bh654654)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